您當前所在位置:晉江新聞網>>大強倉分撥中心>> 閩南要聞 >>正文

【大強倉分撥中心】百齡陳祥耀:勵學敦行的國學“跋涉者”

www.ijjnews.com    泉州通 2021-01-15 14:50
  

  人物簡介

  陳祥耀,字喆盦,出生於1922年,福建泉州人,祖籍惠安。無錫國學專修學校畢業,福建師範大學文學院教授。中華詩詞學會名譽理事,中國韻文學會、福建省詩詞學會顧問,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泉州市書法家協會顧問,享受國務院專家津貼。其著作已刊行的有《五大詩人評述》《中國古典詩歌叢話》《喆盦文存》《喆盦詩合集》《唐宋八大家文説》《清詩精華》《哲學文化晚思錄》《喆盦書法選》《陳祥耀文史類稿》等。

  今年,泉州知名古典文學研究家、詩人、書法家陳祥耀先生將迎來百壽華誕。日前,泉州孔子學會、福建師範大學文學院聯合主辦“百齡教授陳祥耀與國學研究座談會”,就陳老先生的治學、處世、授業、修身之道,以及其在學術研究、詩詞、書法等方面的建樹進行了闡述與分享,同時表達了對陳老嚴謹勤勉、誨人不倦精神的崇高敬意。為此,本期“温陵志”推出特別報道,與諸君共同回顧陳老的百年履痕與不朽奉獻。

  求學:覓典搜經苦下功

  陳祥耀,字喆盫,1922年出生於泉州市惠安縣前坂村。1926年,父親陳其荃(字垂亭)便帶着一家老小,徙居泉州城內。但當時的泉州城並不太平,土匪出身的高為國、陳國輝等軍閥的部隊,時常在城內亂捕濫殺、勒索民財,搞得人心惶惶。所幸,陳其荃注重對孩子的教育,在祥耀五六歲時便親自教他習讀《三字經》《千字文》《千家詩(通行簡本)》《昔時賢文》《論語》《孟子》等書,使祥耀在紛亂的社會大環境下,依然能伴隨着琅琅的讀書聲,迎春送冬,茁壯成長。

  陳祥耀9歲時才上小學,初讀“西隅小學”(讀兩年),後來換校至“佩實小學”(讀一學期),再後來又上了“孟羣小學”,他開始對學習有了較高的興趣與熱情。讀小學時,陳氏長房一位從伯父時常到他家住。這位從伯父雖然文化水平不高,但讀古文的聲調特別好。有一天,他讀歐陽修的《秋聲賦》給小祥耀聽,一下子就把祥耀給“聽醉”了,沉迷於這抑揚頓挫變幻、高低起伏有致的朗誦音中,久久不能自拔。為了接觸更多古文,興頭上來了的小祥耀索性到南俊巷桂壇巷口的一家老書店內,買了兩部《古文精言》和《古文析義》來自學。不久,又買了《楚辭》《左傳》《東萊博議》《陶淵明集》《古唐詩選》《唐詩三百首》《唐人萬首絕句選》等,甚至連清人吳錫麒的《有正味齋駢體文集》都買來學習駢文,算是自覺地與儒學“撞了個滿懷”。

  1936年至1938年春季,祥耀就讀於泉州梅石書院昭昧國學講習所,校長是泉州名流、清末進士吳增先生。講習所初辦時,分預科和暫設特科。特科旋改正科,收初中畢業生;預科則收小學畢業生。祥耀1936年小學畢業,因興趣緣故不入初中而投考該校,成績優異,被破格錄取正科。在這裏,祥耀不僅學習古典詩文、中國文學史,還潛修音韻學、國畫、書法等課程。同時,也接觸到不少新文學作品,讀了魯迅、茅盾、周作人、林語堂、老舍、巴金等人的專著。在哲學方面,如梁漱溟、張東蓀等人的譯著,漢譯的西方哲學史或專著,也在他涉獵的範圍,對增廣其視野有不小的幫助。

  陳祥耀先生是研究弘一大師的重要專家

  1941年,祥耀考入位於上海英租界的“無錫國學專修學校上海分校”(簡稱國專滬校,下同),師從唐文治、王蘧常、錢仲聯、呂思勉、周予同、蔣伯潛、郝昺衡、鮑鼎、胡曲園、朱大可諸先生,致力經、史、子、集等學問。唐文治,號茹經,近現代著名教育家、國學大師。在清末,唐文治以農工商部侍郎署理尚書,丁憂後辭官在上海興辦工業學校、南洋大學,他擔任工業學校、南洋大學校長十餘年。眼睛失明後,在助手的幫助下,又創辦無錫國專,擔任校長,親自任教多門課程。祥耀修過他執教的《論語》《孟子》《易經》課程。有一次,唐校長在祥耀的《易經》考卷上批有“吾道其南”四個字,足見其對祥耀的賞識與關愛;錢仲聯,號夢苕,浙江湖州人,徙居江蘇常熟舅祖翁同龢家,1926年以第一名畢業於無錫國專,曾在上海大廈大學任教。1934年,他返回母校無錫國專執教。1942年之前,他已連續發表《夢苕庵詩話》《夢苕庵詩集》《人境廬詩草箋註》(由上海商務印書館出版)等書,成為知名教授,後被尊為國學大師。祥耀先生就學期間,修過錢仲聯先生的“基本文選”“諸子概論”“詩文習作”課。在“詩文習作”課上,錢老對學生的要求很嚴格,詩文必須在課堂上寫,當場交;未完卷的草稿要由他簽名,補交時和謄正稿一起交。祥耀任過班長,與錢老接觸較多。他的《懷人絕句》懷錢老的詩是:“瘦刻偏能雄麗兼,虞山(指錢)詩格最精嚴。別來多少滄桑恨,猶自心香瓣禮添。”抒發其尊敬師長的情懷,讚美錢先生“瘦刻、雄麗”兩兼的詩格。後來,祥耀在閲讀了錢老所著《夢苕庵詩存》後,更覺其詩“氣勢特盛、詞句特精”,真是“以杜韓之健骨,含義山之深情”,讀後極有啓發。

  1943年,因受抗日戰局影響,祥耀返鄉擔任泉州晉江縣中、建國商校教師;1946年重赴國專滬校完成學業。在國專滬校的日子,他一門心思地聽經史、讀典籍,搜尋鴻儒鉅子遺留下的青史名冊,打撈中國儒學兩千多年的文化積澱,簡直像“上了癮”似的。其學識因此大增,為日後的發展打下了堅實的國學基礎。

  執教:功宏化育陶英雋

  “天命謂之性,率性謂之道,修道謂之教”。中國是一個講究師道傳承的國家,而祥耀對自己的人生規劃也是當一位肩擔道義的人民教師。1947年底,祥耀重返泉州。1948年,他進入時設泉州的“海疆學校”擔任講師。當時的“海疆學校”是國民黨見抗日形勢好轉,急於培養台灣、南洋等地的教師和公務員,在泉州地區開辦的專科學校。該校招收高中畢業生,學制兩年,學生待遇優厚,不收伙食費、學費,又補貼衣服費。但抗戰勝利後,由於國民黨內部派系鬥爭,台灣不願多接收畢業生,南洋也不容易派遣進去,所以學校二年制停辦,改辦一般大專學制,預科讀兩年,本科讀三年。祥耀進校時,是二年制辦最後一學期,新學制初辦時。初進海疆學校時,祥耀教“詩選”“中國文學史”“文學概論”三門課,二年制停辦後,只教後面兩門。“中國文學史”“文學概論”都自編教材,用的是“綱目體”,“綱”寫自己的話,“目”主要根據材料來寫,頗簡明適用。1950年,海疆學校停辦,秋季,祥耀轉到省立晉江中學(今泉州五中)任中文、歷史課教師。1954年秋季,調到福州,在福建師範學院任教,短期先教“現代文選及習作”課,後長期教古典文學課。

  祥耀先生崇尚嚴謹治學

  三尺講台,規矩方正,而祥耀卻將它視若一條通衢大道,在這條道路上他竭力引導學子們步入滋潤華夏兩千年的儒道,同時也做錘鍊學生品格的引路人。由於長期從事與古典文學相關的教學活動,祥耀有意識地廣覽古今名家的專集,擴展眼界、提高認識。他也在實踐過程中,形成了自己的觀念:認為寫“文言文”,短句、偶句、説理可學魏晉,長句、奇句(單行句)、抒情,宜學唐宋;兩者相融,可得兼美。要説新理,則章(章太炎)、嚴(嚴復)可學。祥耀不僅把自己的見解在課堂上傳授給學生,也自撰論文詳加闡述。他在《我國古代散文三種特殊的語言功能》中,認為古代的“文言”,是一種提煉的“書面文學語言”,它極富音樂性,是“吟誦性”語言,不是可以大聲呼喊的“朗誦性”語言,帶有自然的節奏感。總結古代的“文言”有三種為現代白話文所不能達到的功能:第一,是可以樸素直陳而不會失去文學感染力的功能;第二,是由語言的傾瀉所形成的氣勢雄偉的功能;第三,是由語言的音節所形成風神跌宕的功能。這些觀點對於青年們更好地理解、領會古代“文言文”的優美之處,幫助極大。

  長期在高校教授古典詩詞,祥耀對我國詩詞的創作成就、歷史發展及其理論體系,都作了系統的閲讀和深入的研究,並形成自己的感受和觀點。在《中國古典詩歌叢話》一書中,他以先秦至南北朝詩話、唐詩話、宋詩話、金元明詩話、清詩話等五個章節,博採歷代詩家名篇名句,以詩話的形式,全面、公正地闡述自己的觀點。這既是一部中國古典詩詞歷史的縮影,又是他潛心中國古典詩詞理論研究過程的縮影。

  祥耀崇尚謹嚴治學,對於古典文學教學工作,他有兩點深刻體會:其一,教師講課,必須按《大綱》講透重點,完成進度。不可拉扯一些無關緊要的細節、佚聞,為求生動、新鮮以博學生的歡贊,而使他們不能明確、深入地掌握學習重點。教學要為學生設想,要紮實。數十年後還受學生感念的教師,才是真正的好教師;其二,分析文學作品,有八字經驗“淺者深之,深者淺之”。作品的深刻性,要講得明白易懂,以己的“昭昭”,使人“昭昭”,不可以己的“昏昏”,使人“昏昏”。從進入福建師範學院那一刻開始,直至退休,數十年的時間裏祥耀都沒有離開學院講台,在青燈黃卷之間苦樂皆享。他的身上真正體現出了“學高為師,身正為範”的師道傳承。

  教師生涯中,祥耀培養的後起之秀燦若星辰,譬如復旦大學蔣凡教授,南京大學葉子銘教授,東南大學陳篤信教授,澳門大學施議對教授,廈門大學的李如龍、莊鍾慶教授,泉州華僑大學楊翔翔、莊天山、蔡燦峯教授等等,都是他的得意弟子。祥耀教授也常以自己的門生有所成就為傲,賢達匯聚、俊才星馳,這原本就是他登臨杏壇最想看到的畫面。

  創作:詩精筆勁臻妙境

  “橫斜落紙兩三枝,此是風前雪後姿。愛寫寒花清瘦樣,似儂形影似儂詩。”這是陳祥耀15歲時所作的《自題畫梅》詩,雖是少年習作,卻有老成風範。時光荏苒,如今的祥耀先生早已是詩壇名宿,其古體詩歌創作《喆盦詩合集》已由北京華藝出版社於2001年刊行;《喆盦八十歲後詩附詞》於2018年12月由海峽文藝出版社出版。

  祥耀先生在詩詞創作中,重視“意境”,追求“心入於境,神會於物”,取徑接近“詩界革命”派的黃遵憲,以反映新時代主旋律、重要事件、社會現實等為主導。他的詩詞強調面對時代、反映現實。中國古代的“詩教”中,有所謂的“美刺”傳統。“美”指的是歌頌現實的光明面,“刺”則指的是揭露現實的黑暗面。祥耀認為,詩人要求站得比現實更高,所以古代傳下來的詩歌,以“刺”類為主,詩人貴在能看到一般人不易看到的地方,能指出現實的“不足”以啓示改進的方向。詩人寫詩,可以有“美”有“刺”,不應該只提倡一個方面而否定另一個方面。

  陳祥耀先生關於詩詞、古文、史學等方面的研究著作頗多。(吳拏雲 攝)

  在《喆盫詩合集》中,各體皆備,有大量的詠史、詠物、論詩、紀遊、酬答、題贈、悼念等題材的詩作,而貫穿詩集始終的思想核心是愛國、愛民精神。成作於1946年的《抗敵行》抒發抗敵意志、愛國情懷,作品以“蘆溝橋上悲風起,舉國甘心殺敵死。置之死地而後生,吁嗟抗敵從此始”開篇。接着寫後來各次重要戰役,直至抗戰勝利後的感想為止。它是當時發表最早的反映抗日戰爭史事的鴻篇鉅製,先刊於《泉州日報》,後轉載上海《大公報》、南京《國防月刊》。《觀白門啼鳥圖》雲:“披圖不辨去來今,恍聽啁啾出上林。舊夢六朝春易老,新聲三月恨難禁。可能喚雨啼煙急,真為愁紅惜綠深?珍重羽毛豐滿未,西來法曲欲傳音。”寫國民黨欲借召開“國大”來挽救危局已是無效之舉。《戰國雜詠》《後戰國雜詠》《中古西史雜詠》《讀西史感賦》《讀呂誠之師兩晉南北朝史》等皆為詠史之作,以犀利的筆鋒來剖析歷史事件、歷史人物,冷靜、深刻又富有哲理,同時也是祥耀教授寬博歷史觀的一次“鏡面反射”。香港、澳門迴歸祖國時,祥耀先生亦歡欣慶祝:“失土重歸隸國門,幾人家祭慰忠魂。”(《慶祝香港迴歸》)“歷盡滄桑四百載,終銷卧榻舊鼾聲。”(《慶祝澳門迴歸》)《高擎赤幟起雄風》絕句組詩中説:“數載陰霾力掃驅,中興氣象日昭蘇”“芻蕘獻句原堪笑,不做神人袖手人”等,抒發了作者愛國的情懷。

  詩賦除反映現實外,也可親近自然。祥耀先生認為,在當今的工業社會中,人們往往被物質享受的追逐與生活圈子的限制,阻隔了與自然的親近。詩人如果寫出一些使人能從親近自然中提高生活情操,從欣賞祖國壯麗山河中提高愛國情懷的詩篇,也有益處,未可非議。他的詩作《遊雁蕩山》《桂林山水行》《遊黃山》《開元寺觀唐桑》《荔支》《百源禪院觀荷》《詠梅》《詠物二絕》等,或寓意於景物,或抒發閲歷感觸,把自然景物與生活體驗融煉於一爐,況味十足。

  2008年,祥耀先生撰《泉州賦》,從晉、隋置郡定州寫起,綜述泉州歷史變遷。賦雲:“泉山蒼蒼,泉郡堂堂。景雲二載,州定名彰。徙治温陵,世猶盛唐。其先則典午南渡,衣冠薈萃;其後則貞元上選,科第破荒。姜、韓來隱,九日有名山生色;王、留加官,五季而刺桐飄香……”整首賦讀來,聲韻相和,大氣磅礴,風采沉奧。歷史與現實相連接,物質與精神相依託,一經刊發,廣受褒美。

  李叔同的嫡孫女李莉娟拜會陳祥耀先生

  關於今人如何寫好古體詩,祥耀先生有一首《大成》絕句,道出其中“奧祕”:“性情才識詩家本,中外新知貴網羅。別有艱難為古體,大成要讀舊書多。”即要具備感情、學問、見識三要素。飽讀新舊書籍,孜孜不倦地學習和創作舊詩,能繼承前人成就,又有新“意境”,能發展它的“美學特徵”,便能成為新時代的好詩人。

  祥耀先生在治學之餘,又擅書法,碑帖兼涉,尤精行楷,博採眾長。力求繼承傳統精華,自成一格。先生的業師王蘧常(字瑗仲)章草冠絕當代,名播中外。王蘧常亦曾盛讚祥耀書法及詩作曰:“ 詩精筆勁,同臻妙境。有才有度,淵淵萬頃。”祥耀先生出版過《喆盦書法選》,近年來還創作《當代論書絕句》,受到書壇關注。“心正筆正”,祥耀先生的書法具有廟堂氣息的端穆清純,又不失傳統書家的豐厚積澱和法度基點,時時散發虛懷若谷、厚德載物的筆墨心香,堪為泉州一道不可或缺的人文風景。

  晚思: 弘揚文化篤行遠

  祥耀先生晚年仍在不停地閲讀與思考,他的很多心得集中體現在《哲學文化晚思錄》一書中。對於中國儒家文化,他認為是可以補救當前西方文化的偏向,促進未來世界道德精神的健康發展的。他總結儒家文化有四點精華:一是“注重羣體利益,又不忽視個體價值的民本主義思想”;二是“強調內心調節,又不忽視外物需求的生活發展思想”;三是“重視道德功能,又不忽視情感作用的文化觀念”;四是“反對片面、極端,善於融合異己的開放性思想體系”。現今世界,物慾橫流,功利第一,人文精神為“機械性能”所掩抑,無序、過度的開發和空氣污染、軍備競爭等難以制止;社會上、自然界的挑戰、危機日益嚴重。先生認為儒家思想恰可對症下藥,為人類未來一些基本道德進行持續性維護,對“人文精神”“科學理性”的健康發展,起到積極的調節作用。

  另外,祥耀先生看好漢字未來在世界範圍內的應用。他認為漢字是全世界文字中最為優美的,“字字獨立,形音義俱全”,“組成文學語言靈活多樣,特具美感”。而西方拼音文字在書寫上“冗長難省”,在發音上“急促模糊”,實在很難與漢字比擬。更何況漢字還有獨特的書法美,也可豐富人民的審美感受。我們對中國文化的生命力應保持堅定的信心,傳播漢字,文化自信和文化自覺,不可缺席。

  陳祥耀先生致力國學研究,建樹多影響深。(吳拏雲 攝)

  祥耀先生對於鄉邦歷史文化同樣頗為關注。《陳祥耀文史類稿》2019年由泉州歷史文化中心編印發行,祥耀先生親自遴選文稿篇目,他的《泉州賦》《李贄的進步思想及其批儒批孔問題》《朱熹的學術思想及其對閩南文化的影響》《張嶽年譜·序》《藝事全能書獨聖——紀念弘一法師誕辰一百一十週年》《重談我對弘一法師的三點認識》等文章皆收錄於書。這些文章格局恢宏,徵引繁富,議論精到,文辭斐然,對於泉州鄉邦學術的發展,大有裨益。

  作為著名的學者、詩人、書法家,陳祥耀先生在多個方面都取得了很高的成就。百歲人瑞之年,他依然記憶清晰,思維敏捷,令人稱奇。不久前,他又接受其學生、原中新社總編輯、社長郭招金的採訪,回顧了自己在教學及學術研究、詩書創作、文史著述方面的經歷。時光如塵,這位老人卻初心如故,在他訴説故事時,彷彿讓人看到了這樣一座書房:牆是雪白的,門是乾淨的,人是篤定而真實的。

  (文化界觀點·摘錄)

  (一)

  福建師範大學的師生都尊稱陳祥耀教授“祥老”。這一尊稱在他50歲左右時就已傳開,而且最先稱呼祥老的是年長他10歲、易經研究大家、前福建師大副校長黃壽祺教授(1986年黃老寫了一首22韻的長詩,歷述他與祥老“莫逆成知己”的友情,讚賞祥老“詩文富奇氣,更復精子史”的才氣),可見祥老在福建師大乃至我省教育學術界的地位和影響。

  祥老是泉州文化的一座高山,半個多世紀以來他一直從事高等教育,應該可稱為教育家;他是古典文學研究專家,又是詩人,被譽為“閩中四賢”之一。他還是書法名家,有六部書法選集出版。從他為“百齡教授陳祥耀與國學研究”座談會撰寫的對聯“儒經傳授超千載,孔學認知共五洲”,可以看出他底藴深厚,至今依然健筆凌雲,令人驚歎。

  我曾化用唐代顏真卿為孫逖文集寫的序言中的八個字來表達對祥老的崇敬之情,這八字是:人文宗師、詩風哲匠。這次國學研究座談會是我們對這位宗師哲匠表達的由衷敬意。同時,通過座談進一步激發我們推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的使命擔當。

  ——洪輝煌(原泉州師範學院黨委書記、泉州孔子學會榮譽會長)

  (二)

  祥老不僅是文學史家及詩人、書法家,而且對思想史也有精深的造詣。對於《陳祥耀文史類稿》這一著作,我重點關注的是《朱熹的學術思想及其對閩南文化的影響》等文章,就朱子本體論問題談點認識。

  該文對朱熹思想的解讀,對其為學、為政、從教、主戰,以及其經學、史學、文學都作了準確的評價;對朱子理學的本體論、人性論、認識論有自己獨到的見解。朱熹畢竟生活在距今八百多年的宋代,他是用當時的語言説話、寫作的。要從朱熹哲學及思想中提出有現代意義的問題,既要轉換視角,又要“入乎其內,出乎其外”。祥老解讀朱子哲學得出:朱子建立了“理氣一元”的本體論。這是睿智準確的結論。二十年前在武夷山,我就朱子哲學是一元論或二元論問題請教中科院的蒙培元教授。蒙先生的結論是“存在論的理氣一元論”。2010年,蒙先生的著作《朱熹哲學十論》出版。蒙先生以“一個世界還是兩個世界”進行闡釋:朱子哲學講的只有一個世界,不是兩個世界,並非一個理世界,一個氣世界。理氣本無先後,但邏輯上説必須分先後;朱子講理氣“不離不雜”,即從存在論上講“不離”,從觀念論上講“不雜”。祥老的解讀與哲學史家蒙先生不謀而合。過去有論者把朱子的最高哲學範疇“理”等同於黑格爾的“絕對精神”,判定朱子思想為客觀唯心主義,祥老在《理氣與心物》一文中,也不認同這種觀點。

  此外,祥老對“格物補傳”也有評判:即認為“豁然貫通”以下幾句,對於“知之至”的境界,即眾物之“表裏精粗無不到”,吾心之“全體大用無不明”,則有所誇大。祥老的結論藴含着一位百歲老人的豐富閲歷與生命體驗。總之,我是滿懷崇敬的心情,拜讀了祥老這本《文史類稿》的。仁者壽,恭祝百齡人瑞祥老身體健康,吉祥如意。

  ——林振禮(原泉州師範學院教授、泉州孔子學會現任會長)

  (三)

  “實雅淡真”,當為陳祥耀先生之本性。陳老之實,在於他做學問從不弄虛作假,正如他的書法,一筆一畫,鏗鏘有聲!陳老之雅,在於他代表了傳統的文人,知書能文,君子修養!陳老之淡,在於他與世無爭,從不逐名追利,笑看花開花落!陳老的真,在於他的性情,對人真情,善待生命!

  陳老研究傳統文化,特別強調要將原著(或國學經典)放在特定歷史時期去分析,這樣才能理解原著的目的、出發點,才能做出客觀評價和提煉。這就是歷史唯物主義的觀點。陳老在研究問題時,還十分重視原著的延伸性,強調要站在當代的角度去探索原著的歷史走向和時代歸宿,進而才能客觀地認識原著的當代價值和現實意義。

  陳老看問題之深邃,還有如,他在《略論儒家思想的精華》一文中所指出的,要辯證看待儒家思想,去其糟粕,取其精華。他認為,儒家思想的開放性、生活觀、民本性,都值得傳承。在《李贄的進步思想及其批儒批孔問題》一文中,他提煉了李贄精神:即,堅持為追求符合具體實際的客觀真理而鬥爭,堅決反對僵化、虛偽、過時的“權威教條”。其見解精闢到位。在為林老海權編撰的《張嶽年譜》作序時,陳老從“格物致知”到“知行”問題的分析入手,論及朱熹理學與陽明心學的差異,再説李贄與張嶽的學術觀點。短短一千六百言,表達酣暢淋漓。既銜接林老海權此前的《李贄年譜考略》,又肯定之後《張嶽年譜》的編撰。

  陳老一路走來,“不流世俗爭名利,只學青松蔭後人!”是我們後輩學習的榜樣!祝陳老松鶴長春!

  ——林華東(原泉州師範學院副院長、福建師範大學博士生導師)

  (四)

  陳祥耀先生學術研究的卓越之處,在於他既專攻國學,又以科學的唯物史觀和辯證法作為其學術研究的思想基礎與方法論。1949年以後,先生通過系統學習和掌握辯證唯物主義理論,從而使他對中國古代文論與作品形成了一種全新的認知與評價。從1959年至1962年間,先生以掌握了科學的方法論嘗試評述陶淵明、杜甫、白居易、陸游等詩人,而站在宏觀的視角上,力圖為中國古代文論研究梳理出一個具有方法論意義的是《我國古代文學批評上關於風格問題的研究》一文。該文連同改革開放後撰寫的《我國古代文論的樸素辯證法》《理性、個性、形象性——試談我國古代文學評論的特色》等一起構成先生引導人們從事中國古代散文批評的重要文獻。

  陳祥耀先生在《喆盦文存·前言》中提及《論史家之絕唱》《唐宋詞説》時,説這兩篇文章是用“文言”寫成的,並稱:“有些熟人説我寫文言文比寫白話文更見感情和個性,我自己也有這種感覺。”筆者發現先生髮表於1948年的《論發展中國文化學之新機》,就是一篇用文言撰寫的精彩論文。1994年出版的學術專著《唐宋八大家文説》也是用文言形式寫就的。那麼,正如先生關注中國文化史上屢屢出現的“復古”現象一樣,從某種程度上看,採用“文言文”寫作也是一種“崇古”行為。可是,恰是這種行為卻給作者帶來了情感的釋放和個性的彰顯。

  ——黃科安(福建師範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

  (五)

  近日,讀了泉州歷史文化中心叢書《陳祥耀文史類稿》,深為這位越過耄耋之齡而步入期頤之年的老人充溢着鬱勃的生氣和生命的激情所折服。祥老在學術、詩詞、書法等均有建樹,樣樣有理論、有實踐。祥老治學着力於唐宋文學研究的同時,又着力於清代文學研究,並且是我國當今清代文學研究的著名學者之一。他所著的《中國古典詩歌叢話》《唐宋八大家文説》《五大詩人評述》等著作自出版以來便享譽學界,成為詩詞愛好者、研究者學習,探索中國古典詩詞的津樑。他和黃壽祺教授共同主編的《清詩選》已經成為當今教育界、學術界影響力最大的清詩選本。《喆盦書法選》(一至六集)展示了祥老書法作品功力深厚,風韻典雅,獨具一格。

  祥老年輕時在泉州梅仁書院讀書,有緣結識弘一法師,他就寫出了《弘一法師在閩南》《息影閩南的弘一法師》等文章,併成為研究弘一法師的專家。祥老的治學、書法等都深受其影響。從《陳祥耀文史類稿》中的《泉州斌》《談劉錡的詩詞》《藝事全能書獨聖——紀念弘一法師誕辰一百一十週年》《重談我對弘一法師的三點認識》《温陵近代詩鈔》序等透露出他厚實的國學基本功(文言文、白話文都得心應手)和家國情懷。

  ——陳偉榮(晉江市委黨史和地方誌研究室主任)

  (六)

  談到陳祥耀先生的為人為文,不能不用“肅然起敬”來表達景仰之情,對於百歲高齡老教授沉甸甸治學成就與誨人不倦的教學碩果,我自然而然地想到了“仁者長壽,智叟無疆”。

  祥耀先生學術之樹長青。1996年,他在上海文藝出版社《文藝述林》第一期發表《説“史家之絕唱”》文論,洋洋灑灑八論《史記》這部“無韻之離騷”風格特色,這篇萬言長文,系統地評述宏大《史記》“體大而氣直,志浩而情衷,言約而發遠,憤激纏綿,使人讀之,皆神旺心悲而不能自勝”……若非虛懷若谷,內外兼修,以深厚史學功力打底,焉能揮灑自如深入淺出,如履平川?

  祥耀先生學識浩如煙海,深不可測,我等後學晚輩難望其項背,捧讀他2008年所撰《泉州賦》,震撼於先生對歷史文化名城泉州這片土地的深沉厚愛。1300多年的刺桐建城史,在他錦繡筆端娓娓道來,如日月經天,江河行地,山川勝景,人文熾昌。先生行文如潺潺流水,用典精準,出處明晰,遣詞造句,惜墨如金,高度概括,簡明扼要,描繪了滄海桑田的泉州千年輝煌史蹟。實乃一時無二的雄文華章。

  要我説,用“專業、精準、深邃、淵博”來形容,還不足以説明祥耀先生胸壑萬樅的道德文章。

  ——黃良(晉江市社會科學聯合會主席)

  (七)

  “有容乃大、無欲則剛”摘自林則徐的對聯“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無欲則剛”,用它來形容祥老的人生追求是再恰當不過了。“文革”時期,“造反派”曾經勒令祥老揭發福建師大中文系資深教授黃壽祺、俞元桂的“資產階級反動學術權威”問題,祥老有一次告訴我這件事。在講述了這件事的前因後果後,他説:“我死都不怕,還怕你們這種拙劣的行為。”他的話讓我心生感動。一個正直的知識分子的形象在我心裏高高聳立。我想,這是他剛直不阿、意篤情真的人生追求,也是他高尚人品的一個側面與佐證。

  為此,在祥老百齡來臨之際,我撰一壽聯,表示祝賀。聯曰:祥曦閃爍,人品如光風霽月;耀著崢嶸,想思似大海長江。

  ——許旭生(原《泉州師院報》主編、泉州孔子學會副祕書長)

  (八)

  祥老早對朱熹的學術思想及其對閩南文化的影響有研究,並有專文見諸刊物。該文此次也收錄於《陳祥耀文史類稿》。朱熹是宋代理學的集大成者,是當時儒家哲學的一個重要代表人物。祥老從本體論、人性論、認識論三個方面分析了朱熹的哲學思想,肯定其本體論、認識論,而批判其人性論。他指出,朱熹對閩南文化的影響,反映在教育方面,創建書院,多處講學,其本人及其弟子與再傳弟子積極開發教育,使得當時人才成倍增長;反映在學術方面的影響,包括朱熹自注及其弟子、再傳弟子所注與著的各種經典繁多,使得閩南成為經學中的《易》學、理學中的程朱學派的重鎮,學風十分昌盛;反映在民風士氣方面的影響,則認為正是朱熹及其門徒的學術宣揚和倡導,讓閩南泉州一時贏得“海濱鄒魯”之譽,“此地古稱佛國,滿街都是聖人”。等等。

  祥老謹此一論,影響我甚多,不但牽引我重又拾心研讀國學經典,也可以説是激發了我之後頻頻參加泉州孔子學會活動的動力。誠如《陳祥耀文史類稿》後記所云,祥老“乃泉州學界名宿”,“學術思想嚴謹,格局恢宏,徵引繁富,議論精到,文辭斐然,堪為學子式”。我無緣入祥老門,但仍將以祥老為師,唯願今後多讀祥老著作,仰其治學風範,從中汲取國學營養,提升自身修養與學識水平。

  ——劉志峯(福建省作家協會二級調研員,一級文學創作)

  (作者:記者 吳拏雲/文 陳起拓/圖 (除署名外))

標籤:温陵志|陳祥耀|國學
稿源: 泉州通  編輯: 陳子漢陳子漢 [打印] 
相關新聞
網友評論:
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相關規定。
你至少需要輸入 5 個字    暱稱:       
晉江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註明“來源:晉江新聞網或晉江經濟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視頻,版權均屬晉江新聞網所有,任何媒體、 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的媒體、網站,應在授權 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晉江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凡本網註明“來源:×××(非晉江新聞網或晉江經濟報)”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 信息,繁榮發展互聯網行業,並不意味着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 用,必須保留本網註明的“來源”,並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擅自篡改為“來源:晉江新聞網”,本網將依法追究 責任。如對稿件內容有疑議,請及時與我們聯繫。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繫的,請在兩週內速來電或來函與本網聯繫。電話:0595-85088286。